央音要聞

絲路薈萃舞鼓樂,花雨相連歌多元 ——記學術講座《歐洲早期音樂演奏中的“韻”與節奏》

  • 作者:供稿:音樂學系 文:黃佳音  
  • 來源:中央音樂學院
  • 發布日期:2019-11-08 21:05:00

  2019年10月23日由中央音樂學院主辦,音樂學系與國際交流處承辦的“2019吳蠻絲綢之路世界音樂巡禮”講座活動正如火如荼地進行。本次活動由安平教授擔任學術總監,劉小龍副教授任執行總監,邀請國際知名琵琶演奏家、我院校友吳蠻擔任翻譯和主持工作。在教學樓409教室內,一場關于歐洲早期音樂演奏中的“韻”與節奏的講座音樂會讓在場觀眾們近距離感受歐洲民族音樂的魅力,聽眾仿佛置身于絲綢之路上,花雨繽紛,樂聲陣陣。這場講座由琵琶演奏家吳蠻與意大利傳統手鼓演奏家安德烈·匹克西尼(Andrea Piccioni)、歐洲早期琉特琴演奏家盧卡·馬爾科納托(Luca Marconato)進行,音樂家們將深刻的理論知識用淺顯的方式呈現,用生動的語言和靈巧的雙手詮釋音樂中共通的情感和韻味。在場的觀眾們反響極為熱烈,無需語言的二次表達,從音樂家們專注的神態和活躍的互動中就可窺見這場講座音樂會的成功與精彩。

  琴弦顫動著低吟淺唱,鼓面抖落出陣陣回響,伴著演奏家們陶醉的神情,一首歐洲小調就從靈巧的指尖流出,如冬日午后的日光,充滿著活力與溫暖。這首樂曲由兩首舞曲組合而成,兩個速度不同主題間的碰撞與交匯產生了出人意料的和諧感。魚水交融,蝶花相戀,同調式的旋律配合讓主題間的銜接過渡自然,豐富了整體的聽覺效果。在歐洲早期音樂中,這種多曲共同演奏的方式被人們所習慣,正如我們的傳統名曲《春江花月夜》一般,都是由幾個不同的部分串連為一個整體。樂曲的旋律走向相對平和穩定,大部分采取級進的方式向前推進,有著順滑的旋律線條感。旋律的反復和主題的強調不僅沒有讓樂曲變得枯燥無味,反而使它的風格更為明朗簡單,加強了跳動的節奏感。巴洛克吉他和意大利手鼓(圖1)的合作也使樂曲本身的律動感大大提升,漸快的速度和明顯的節奏仿佛在呼喚著臺下的聽眾一同起舞。一曲畢了,特色的音樂頓時拉近了我們和歐洲音樂的距離,音符打破了時間和地點的藩籬,透過泛黃的史書和遙遠的海域,觀眾們回到了那個夢幻精致的時代——巴洛克。

   

  歐洲早期琉特琴演奏家盧卡·馬爾科納托(左)和意大利傳統手鼓演奏家安德烈·匹克西尼(右)(拍攝者:潘瀾)

  隨即,歐洲早期琉特琴演奏家盧卡·馬爾科納托便解決了觀眾們對于他所彈奏的“小型吉他”的疑惑(圖2)。事實上,這把和平時常見的“大塊頭”相差甚遠的吉他是巴洛克吉他,淺色的外殼為它增添了幾分清雅,樂器中部那繁復如玫瑰的紙雕更引人注目。層層疊疊的花紋傳遞著古老的氣息,低張力的牛腸弦貢獻出了閃亮剔透的音色,完美地勾畫出其優雅含蓄的氣質。不僅如此,吉他的琴弦更是別具特色。它由一根單弦和兩兩一組的復弦道組成,相對窄小的音域并沒有限制它的發揮,而是同明亮柔和的音色一起給予了它更適合合奏的特點。相比于古典吉他,巴洛克吉他能更好地表現主調音樂,在和弦彈奏上也有一定的優勢。除了樂器本身,歐洲早期音樂的演奏特點也為樂曲整體效果帶來了更為清澈的聽覺感受。在演奏中,以顫音和裝飾音代替揉弦,滑音也極少出現,這導致每一個音符都很清晰,如同雕刻精細的片片花瓣,沒有朦朧的霧氣和露珠掩蓋,花瓣的脈絡和紋理纖毫畢現,這不僅不妨礙它展示自己魅力,還更進一步地展示了音樂的細節和全貌。對我來說,這種微微帶著些許理性的美更為純粹真實,也更直接地打動人心。

   

  歐洲早期琉特琴演奏家盧卡·馬爾科納托和巴洛克吉他(拍攝者:黃佳音)

  欣賞過小巧精致的吉他后,意大利傳統手鼓演奏家安德烈·匹克西尼也為觀眾們帶來了精彩絕倫的手鼓表演和樂器介紹。眾所周知,世界上大部分國家都有自己的手鼓,意大利也不例外。意大利手鼓分為兩種(圖3、圖4),一種較為嬌小輕巧,類似于新疆維吾爾族等地的鈴鼓,鼓框上都鑲有金屬小鈸,搖晃時聲音清脆活潑,給人以歡樂跳動之感;而另一種則體型稍大,木質鼓框外部蒙著一層動物皮,單從外觀上就可看出其厚重與古老。實際上,據演奏家介紹,這種大鼓有著非常古老的歷史,它的音色十分低沉厚重,共鳴明顯,大量泛音的出現使其具有一定的音高屬性,與旋律樂器一同演奏時能呈現出你呼我應的藝術效果。在歷史中,這種手鼓常由婦女演奏,擊打出相對穩定的節奏來輔助練習箭術,也用于當地歷史風俗中的祭祀活動?!按蚱鶚止某鷥琛?,經過演奏家的指尖、手腕、手背等多方面的擊打配合,多變的節奏和強烈的律動性使人不由得想一同起舞,隨著拍點踏動腳步。事實上,當地演奏手鼓時的確配合有歌唱和舞蹈,安德烈也為我們現場展示了一小段這種歌舞結合的表演。由手腕微微晃動產生的嚓嚓聲開始,自由寬廣的歌聲和著樂點緩緩而出,表現出一段抒情的傾訴。隨著鼓點一變,突然加快的節奏和以掌拍擊的演奏方式讓歌聲瞬間靈動起來,顫音和裝飾音的出現為旋律增添了許多異域風情,與波斯——阿拉伯樂系風格有著相通之處。經過旋律和節奏的發展,樂曲最后又回到了開始時的抒情樣式,頭尾呼應的結構使音樂充滿了邏輯性,給人以工整有序之感。表演中所使用的是小型手鼓,相比于厚重的大鼓,其音色清澈透亮,每一個擊打的樂點都清晰可聞,這也符合了歐洲早期音樂的審美要求。   

       

  琵琶演奏家吳蠻(右)與意大利傳統手鼓演奏家安德烈·匹克西尼介紹音色厚重的大型手鼓(拍攝者:黃佳音)

 

  琵琶演奏家吳蠻(右)與意大利傳統手鼓演奏家安德烈·匹克西尼介紹音色清亮的小型手鼓(拍攝者:黃佳音)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打擊類樂器的演奏方式難以被記錄,安德烈所展現的一些擊鼓技巧是他經過長期與樂器的磨合相處后自己創造發明的。時光荏苒,經過千年歲月的沖刷洗滌,也許鼓樂敲擊非當年,但亙古不變的是音樂家們探索的情懷與熱愛,是對“音樂即生活”的衷心詮釋,是開辟道路的創造與勇往直前。我們不妨設想,渡過重洋與青山,順著華夏的脈絡一路尋覓,我們的前輩是否也在演奏上有著自己的尋找和追求呢?是否也曾以心靈來和樂器進行靈魂的交流呢?答案是肯定的。由此觀之,即使是時代不同,國別不同,只要對音樂有著追求和目標,并為之付諸努力,總能在原有的基礎上更上一層樓。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國目前的傳統民樂也可以采取類似的方法,勇于創新和開拓,打破思維定勢和固有印象的藩籬,破而后立,也許會有不一樣的風景。

  順著絲綢之路尋尋覓覓,耳邊傳來的不只是駝鈴,也有歐洲早期音樂的璀璨之聲。對我們來說,之前接觸最多的是充滿系統性、哲理性的交響樂與鋼琴曲,這種饒有趣味的歐洲民曲給了我們別樣的驚喜。正如演奏家安德烈所言,“西方音樂是一塊大蛋糕,交響樂只是蛋糕的一部分奶油,還有很多美味可以品嘗”。實際上,西方音樂比傳統思維中的固定印象要豐富得多。和我們一樣,歐洲音樂也擁有著獨一無二的“韻”,歷經千年,仍放光芒。當古老與現代相融合,當傳統與革新相碰撞,我相信,經過改變的音樂才能彌久更新,才能以更成熟的姿態笑對未來。從某種角度上看,西方早期音樂和我們東方音樂文化有許多共融性,二者都有著獨特的風采和歷史,也有著共同對音樂的追求。我們大可不必將中西對立,隔絕世界,而可以取其精華相融之,以小而精的從容替代大而空的茫茫,適當改變過時的“成規”,一共踏上通往世界舞臺的旅程,何樂而不為呢?

  絲路霓裳一曲終,滄洋巨帆征程始。天載其蒼,地履其黃,琴瑟共鳴,同奏華章。

 

相關附件:
相關鏈接:

? Copyright 浙江11选5爱彩乐 www.bdaj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110402430057號

京ICP備05064625號

央音要聞

今天浙江11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絲路薈萃舞鼓樂,花雨相連歌多元 ——記學術講座《歐洲早期音樂演奏中的“韻”與節奏》

作者:供稿:音樂學系 文:黃佳音來源:中央音樂學院更新日期:2019-11-08 21:09:11發布日期:2019-11-08 21:05:00本欄目內容由黨委宣傳部負責維護

浙江11选5爱彩乐 www.bdajx.com   2019年10月23日由中央音樂學院主辦,音樂學系與國際交流處承辦的“2019吳蠻絲綢之路世界音樂巡禮”講座活動正如火如荼地進行。本次活動由安平教授擔任學術總監,劉小龍副教授任執行總監,邀請國際知名琵琶演奏家、我院校友吳蠻擔任翻譯和主持工作。在教學樓409教室內,一場關于歐洲早期音樂演奏中的“韻”與節奏的講座音樂會讓在場觀眾們近距離感受歐洲民族音樂的魅力,聽眾仿佛置身于絲綢之路上,花雨繽紛,樂聲陣陣。這場講座由琵琶演奏家吳蠻與意大利傳統手鼓演奏家安德烈·匹克西尼(Andrea Piccioni)、歐洲早期琉特琴演奏家盧卡·馬爾科納托(Luca Marconato)進行,音樂家們將深刻的理論知識用淺顯的方式呈現,用生動的語言和靈巧的雙手詮釋音樂中共通的情感和韻味。在場的觀眾們反響極為熱烈,無需語言的二次表達,從音樂家們專注的神態和活躍的互動中就可窺見這場講座音樂會的成功與精彩。

  琴弦顫動著低吟淺唱,鼓面抖落出陣陣回響,伴著演奏家們陶醉的神情,一首歐洲小調就從靈巧的指尖流出,如冬日午后的日光,充滿著活力與溫暖。這首樂曲由兩首舞曲組合而成,兩個速度不同主題間的碰撞與交匯產生了出人意料的和諧感。魚水交融,蝶花相戀,同調式的旋律配合讓主題間的銜接過渡自然,豐富了整體的聽覺效果。在歐洲早期音樂中,這種多曲共同演奏的方式被人們所習慣,正如我們的傳統名曲《春江花月夜》一般,都是由幾個不同的部分串連為一個整體。樂曲的旋律走向相對平和穩定,大部分采取級進的方式向前推進,有著順滑的旋律線條感。旋律的反復和主題的強調不僅沒有讓樂曲變得枯燥無味,反而使它的風格更為明朗簡單,加強了跳動的節奏感。巴洛克吉他和意大利手鼓(圖1)的合作也使樂曲本身的律動感大大提升,漸快的速度和明顯的節奏仿佛在呼喚著臺下的聽眾一同起舞。一曲畢了,特色的音樂頓時拉近了我們和歐洲音樂的距離,音符打破了時間和地點的藩籬,透過泛黃的史書和遙遠的海域,觀眾們回到了那個夢幻精致的時代——巴洛克。

   

  歐洲早期琉特琴演奏家盧卡·馬爾科納托(左)和意大利傳統手鼓演奏家安德烈·匹克西尼(右)(拍攝者:潘瀾)

  隨即,歐洲早期琉特琴演奏家盧卡·馬爾科納托便解決了觀眾們對于他所彈奏的“小型吉他”的疑惑(圖2)。事實上,這把和平時常見的“大塊頭”相差甚遠的吉他是巴洛克吉他,淺色的外殼為它增添了幾分清雅,樂器中部那繁復如玫瑰的紙雕更引人注目。層層疊疊的花紋傳遞著古老的氣息,低張力的牛腸弦貢獻出了閃亮剔透的音色,完美地勾畫出其優雅含蓄的氣質。不僅如此,吉他的琴弦更是別具特色。它由一根單弦和兩兩一組的復弦道組成,相對窄小的音域并沒有限制它的發揮,而是同明亮柔和的音色一起給予了它更適合合奏的特點。相比于古典吉他,巴洛克吉他能更好地表現主調音樂,在和弦彈奏上也有一定的優勢。除了樂器本身,歐洲早期音樂的演奏特點也為樂曲整體效果帶來了更為清澈的聽覺感受。在演奏中,以顫音和裝飾音代替揉弦,滑音也極少出現,這導致每一個音符都很清晰,如同雕刻精細的片片花瓣,沒有朦朧的霧氣和露珠掩蓋,花瓣的脈絡和紋理纖毫畢現,這不僅不妨礙它展示自己魅力,還更進一步地展示了音樂的細節和全貌。對我來說,這種微微帶著些許理性的美更為純粹真實,也更直接地打動人心。

   

  歐洲早期琉特琴演奏家盧卡·馬爾科納托和巴洛克吉他(拍攝者:黃佳音)

  欣賞過小巧精致的吉他后,意大利傳統手鼓演奏家安德烈·匹克西尼也為觀眾們帶來了精彩絕倫的手鼓表演和樂器介紹。眾所周知,世界上大部分國家都有自己的手鼓,意大利也不例外。意大利手鼓分為兩種(圖3、圖4),一種較為嬌小輕巧,類似于新疆維吾爾族等地的鈴鼓,鼓框上都鑲有金屬小鈸,搖晃時聲音清脆活潑,給人以歡樂跳動之感;而另一種則體型稍大,木質鼓框外部蒙著一層動物皮,單從外觀上就可看出其厚重與古老。實際上,據演奏家介紹,這種大鼓有著非常古老的歷史,它的音色十分低沉厚重,共鳴明顯,大量泛音的出現使其具有一定的音高屬性,與旋律樂器一同演奏時能呈現出你呼我應的藝術效果。在歷史中,這種手鼓常由婦女演奏,擊打出相對穩定的節奏來輔助練習箭術,也用于當地歷史風俗中的祭祀活動?!按蚱鶚止某鷥琛?,經過演奏家的指尖、手腕、手背等多方面的擊打配合,多變的節奏和強烈的律動性使人不由得想一同起舞,隨著拍點踏動腳步。事實上,當地演奏手鼓時的確配合有歌唱和舞蹈,安德烈也為我們現場展示了一小段這種歌舞結合的表演。由手腕微微晃動產生的嚓嚓聲開始,自由寬廣的歌聲和著樂點緩緩而出,表現出一段抒情的傾訴。隨著鼓點一變,突然加快的節奏和以掌拍擊的演奏方式讓歌聲瞬間靈動起來,顫音和裝飾音的出現為旋律增添了許多異域風情,與波斯——阿拉伯樂系風格有著相通之處。經過旋律和節奏的發展,樂曲最后又回到了開始時的抒情樣式,頭尾呼應的結構使音樂充滿了邏輯性,給人以工整有序之感。表演中所使用的是小型手鼓,相比于厚重的大鼓,其音色清澈透亮,每一個擊打的樂點都清晰可聞,這也符合了歐洲早期音樂的審美要求。   

       

  琵琶演奏家吳蠻(右)與意大利傳統手鼓演奏家安德烈·匹克西尼介紹音色厚重的大型手鼓(拍攝者:黃佳音)

 

  琵琶演奏家吳蠻(右)與意大利傳統手鼓演奏家安德烈·匹克西尼介紹音色清亮的小型手鼓(拍攝者:黃佳音)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打擊類樂器的演奏方式難以被記錄,安德烈所展現的一些擊鼓技巧是他經過長期與樂器的磨合相處后自己創造發明的。時光荏苒,經過千年歲月的沖刷洗滌,也許鼓樂敲擊非當年,但亙古不變的是音樂家們探索的情懷與熱愛,是對“音樂即生活”的衷心詮釋,是開辟道路的創造與勇往直前。我們不妨設想,渡過重洋與青山,順著華夏的脈絡一路尋覓,我們的前輩是否也在演奏上有著自己的尋找和追求呢?是否也曾以心靈來和樂器進行靈魂的交流呢?答案是肯定的。由此觀之,即使是時代不同,國別不同,只要對音樂有著追求和目標,并為之付諸努力,總能在原有的基礎上更上一層樓。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國目前的傳統民樂也可以采取類似的方法,勇于創新和開拓,打破思維定勢和固有印象的藩籬,破而后立,也許會有不一樣的風景。

  順著絲綢之路尋尋覓覓,耳邊傳來的不只是駝鈴,也有歐洲早期音樂的璀璨之聲。對我們來說,之前接觸最多的是充滿系統性、哲理性的交響樂與鋼琴曲,這種饒有趣味的歐洲民曲給了我們別樣的驚喜。正如演奏家安德烈所言,“西方音樂是一塊大蛋糕,交響樂只是蛋糕的一部分奶油,還有很多美味可以品嘗”。實際上,西方音樂比傳統思維中的固定印象要豐富得多。和我們一樣,歐洲音樂也擁有著獨一無二的“韻”,歷經千年,仍放光芒。當古老與現代相融合,當傳統與革新相碰撞,我相信,經過改變的音樂才能彌久更新,才能以更成熟的姿態笑對未來。從某種角度上看,西方早期音樂和我們東方音樂文化有許多共融性,二者都有著獨特的風采和歷史,也有著共同對音樂的追求。我們大可不必將中西對立,隔絕世界,而可以取其精華相融之,以小而精的從容替代大而空的茫茫,適當改變過時的“成規”,一共踏上通往世界舞臺的旅程,何樂而不為呢?

  絲路霓裳一曲終,滄洋巨帆征程始。天載其蒼,地履其黃,琴瑟共鳴,同奏華章。

 

  • 相關附件:
  • 相關鏈接: